欢迎访问 球探开户球探开户
当前位置: 球探开户 > 春秋战国故事 >

里克是谁?里克简介,里克怎么死的?

发布时间:2018-02-02 13:41:23 来源:球探开户 点击:
  里克(?—前650年):嬴姓,里氏,名克。春秋前期晋国卿大夫,晋献公的股肱之臣,太子申生的坚决拥护者,能征善战的统帅。.晋惠公即位后,对权臣里克总是放心不下,担忧自己如奚齐、卓子一样被弑,为了压制里克,在军政要务中多安插自己的亲信,以削弱里克的军权。后晋惠公派郤芮带领着郤氏亲兵,包围里克家。里克自尽而亡。
  
  里克是谁?里克简介,里克怎么死的?
  
  自晋武公完成曲沃代翼后,晋国因为长期的内斗,国家疲敝,百姓穷苦,此时齐桓公已经开创了齐国霸业。齐楚争雄,桓公对晋国的内讧与扩张鞭长莫及,楚国则更是无暇北顾,于是晋献公开始了对晋国的重建以及开发。
  
  历史上对晋献公其人的评价,也是毁誉、功过参半。他是曲沃代晋后第二代国君,对日后晋国百余年的霸业起到了奠基人的作用。他西伐骊戎、北征皋落狄、灭霍、魏、耿、虞、虢,兼并了今山西中、南部多数国家,可谓横扫太行山以西,没有晋献公在军事上的赫赫功业,就没有日后晋国的百年霸业。晋献公屠杀公族,仍不少公族子弟逃亡虢国寻求荫蔽。虢国欣然笑纳,并以这些晋国的流亡公子们时刻与献公为敌。同时献公想打通通往中原之路,决定对虢国、虞国下手。
  
  前658年,晋献公纳荀息之谋,以贿赂手段请求虞公同意晋军经虞南下攻虢。虞公不顾大夫宫之奇的竭力劝阻.同意晋军越境攻虢,并主动提出发兵作攻虢先锋。这年夏天,里克率领晋军,荀息为副手会合虞军攻占虢都下阳,迫虢渡黄河南迁其都至上阳。晋就此控制了虢、虞之间的要地。前655年,献公故技重施,再次向虞国借道,虞国再次同意。10月17日,献公亲自领兵,带领里克等大将南渡黄河围攻虢国上阳。不到一个月,虢国灭,虢公逃亡。晋军凯旋,途径虞国,里克言自己有病,请求驻军于虞国,虞公同意。里克率军开进虞国,乘虞国不备,突袭虞军,尽并虞虢之地,使晋国的领土扩张大黄河以南。前652年,里克率军,梁由靡为御戎,虢射为车右,在采桑大败狄军,狄人溃败。
  
  在晋献公东伐西讨、南征北战中,里克善将兵,凭借着自己独当一面的统御之才,成为了献公开疆拓土的最得力的副手。在献公诸臣之中,没有谁的地位能在里克之上。
  
  里克是谁?里克简介,里克怎么死的?
  
  拥护太子
  
  晋献公诡诸因原配夫人贾氏无子,故又娶自己庶母齐姜,生太子申生;后又娶翟国狐氏二女,分别生重耳和夷吾。此三人品行高尚,都有贤德之名,颇受国人称赞。申生按周礼制度被立为太子。
  
  但当献公五年(前672年)伐骊戎得骊姬两姊妹后,事情便发生转变。献公十二年(前665年),骊姬生奚齐,二十五年(前652年)其妹生卓子。骊姬因受到献公宠爱,便心生非分,欲立己出的奚齐为太子。关于这一点,《左传》中说的比较详细。骊姬先是贿赂献公的另外两名宠妾,让她们向献公吹枕边风,日夜在献公耳边聒噪,最终献公被说服了。
  
  前661年,晋献公扩大军队编制,自己率领上军,太子率领下军。时候士蒍估测到:“申生可能不能再做继承人了,把都城分给他,而又让他做卿,先让申生到达顶点,又哪里能立为国君呢?”这次出兵灭掉耿、霍、魏三国,可谓战果颇丰。申生也算是完成了第一考验。前660年,晋献公又派太子申生带兵攻打东山皋落氏,里克立刻劝诫献公:“太子是负责祭祀宗庙、社稷和早晚照顾国君起居饮食的人,因此称为‘冢子’。国君因事外出就守护国都,如果有大夫留守,就随从国君出征。随父出征叫‘抚军’,留守国都叫‘监国’,这些都是传统。率军作战,出谋决策,发号军令都是国君与正卿来策划的,不该由太子来担当。太子擅自发号施令,就是不孝,国君的嫡子只能坐朝,不可以外出征战,君侯还是不要派太子出征为好。”此时的献公已经下决心要废黜申生,冷言相对:“我好几个儿子,还不知道该立谁?”
  
  里克出来后,连忙去找将要出征的申生。申生也琢磨出自己的命运,担心被废。里克安慰他:“国君命你在曲沃治理百姓,教导你统军作战,害怕的是不能完成任务,有什么理由废立呢?何况做儿子的害怕不孝,不应该担忧不被立为国君。修身养性,不怨天尤人,自会免去祸患!”
  
  晋献公将三个公子申生、重耳、夷吾分别发配到曲沃、蒲城和屈,驻守边疆。对此,朝中不少忠智之士已看出端倪,荀息、狐突、先丹木等已经提醒申生,或者直接向晋献公投反对票。作为晋献公的爪牙亲信,里克早有察觉。但是这是出自晋献公本意,里克不便违背,只有隐忍不发。对于骊姬要对申生下手,里克则不可能坐视不理,他是申生的坚决拥护者。骊姬认为里克的功勋太显着,党羽遍布,《国语》中甚至记载骊姬为害申生与优施合谋陷害申生,威逼大臣里克勿加干涉,里克不为所动。第二天里克便不上早朝了,骊姬加快了陷害申生的脚步,终于使晋献公决定除掉申生。申生无奈,深感天地间无立足之地,自杀。申生的死给了里克极大地刺激,也是申生的死为里克下定了除掉骊姬一党的决心。
  
  连弑二君
  
  前651年9月,晋献公自觉命不长久。死前,献公安排后事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骊姬与其子奚齐。献公清楚晋国满朝文武只有荀息是个纯臣,绝对忠于自己。弥留之际,他将荀息招到自己榻前,问:“我将小儿子奚齐托付于你,你将如何对待?”荀息叩头回答:“臣竭其肱股之力,加之以忠贞,其济,君之灵也;不济,则以死继之!”于是晋献公拜荀息为相国,主持朝政。
  
  几日后,一代雄主晋献公终于走完了他的一生。相国荀息按照献公的遗命,奉奚齐为晋侯,骊姬为国母,自己当上了相国,总管国家大事,另外曾经帮助骊姬夺嫡的外臣梁五、东关五也得以加封为左右司马,率领晋兵,悄无声息的就对军事大权进行了调整。里克等人看见别人抢夺他们的军权,很是愤恨,就在这时,以里克为首的诸公子党羽终于要发难了。里克拉拢老战友邳郑父等人欲行废立之举,纠集原三公子之徒作乱,指责荀息:“主公刚去世,重耳、夷吾二位公子还在外边,你身为国家大臣,不迎长公子就位,却扶立了小老婆生的孺子,恐怕说不过去吧?”并警告“三怨将作,秦晋辅之,子将何如?”但荀息并不买帐,信誓旦旦的回答:“我已经向先君发誓,要使‘死者反生,生者不愧乎其言,不可以贰’,我难道还能改口,爱惜自己的身体吗?尽管我这样做可能没什么益处,但忠于先君之心不可更改,大不了一死而已!”
  
  当年十月,里克、邳郑父收买了个大力士,给他换上晋君卫队的服装,混杂在卫队里,在给献公办丧事的时候,把幼主奚齐刺死在灵堂上。这时,灵堂内外一片哭喊声。荀息不禁伏在献公柩前痛哭起来,说着就要碰柱而死。这时候亲信劝说道:“幼主虽死,还有卓子,也是可扶立为君嘛。”
  
  荀息听着有理,立即更换晋君卫队,把丧事办完后,又召集文武百官把九岁的卓子扶上王座,立为新的国君。左司马梁五见大臣里只是缺少里克、邳郑父,便奏本说:“幼主的死里克一伙一定脱不了干系,今天众大臣都来朝祝贺新君偏偏不见这两个人,请立即派兵去捉拿。”
  
  荀息说:“司马不必疑心,里克、邳郑父是先君的老臣,哪会做这不忠不孝的事呢!”荀息明知是里克所为,却为了晋国朝堂的大局稳定,不便在生事端。但里克仍不甘心,于十一月,又杀卓子于朝堂,荀息在悲愤中自杀,晋国大乱。晋献公诸子竟无一人在朝,死的死,逃的逃。晋献公身前文臣以荀息、士蒍为首,专门为献公出谋划策。武将以里克为首,邳郑父为辅,是献公的爪牙,主要掌管军政要务,手中握有实权。连接文臣武将的纽带便是国君献公。一旦国君崩逝,新主又不能驭制臣下。那么文臣若不依附武将,便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。不管荀息如何多谋,如何忠心,都是无济于事。
  
  迎立惠公
  
  里克主谋,弑了两个幼主,暂时掌握了国家生杀大权。国不可一日无君,在申生死后,晋国的诸大夫们便多数心向重耳。里克更是认为重耳是继申生后的不二人选。于是在与朝中权贵们一议论,决定拥立重耳,于是派狐突去翟国,去请公子重耳回来做国君。这些年,父亲晋献公发起的各种血腥的政变历历在目,重耳也害怕了,与亲信狐偃、赵衰一合计,太危险,性命第一。重耳不清楚国内的具体情况,回复说:“我父亲在世的时候,我违命出逃;父亲去世后我也没有尽孝,那还有脸回去当国君呢?”就这样,重耳婉言谢绝了,并与国君的命运失之交臂。
  
  重耳的推脱,让里克颇为失望,于是里克便选择公子夷吾。里克又派屠岸夷、梁由靡两位大夫去梁国招夷吾。夷吾与他的智囊团吕省、郤芮一商量:可是可以,但依靠着里克继位不安全,里克才杀了自己两个小弟弟,如果他看我不顺眼,没准把我也杀了。郤芮出谋:“要做国君,应有贤臣、睦邻这两条。现在里克、邳郑一班老臣在朝主事,西边的秦国势力最强。咱们先用厚利收买他们,取得内外的支持,才能返国。”夷吾采纳了郤芮的意见命人写了两封信,托屠岸夷带给里克和邳郑父,信中高度赞扬了里克身居虎穴,铲除奸贼,为晋国立了大功,然后又向里克等权臣承诺,待自己做了国君,便封他为相国,并封给里克土地一百万亩,封给邳郑父土地七十万亩。同时夷吾还特意写了一封长信,派人送给秦穆公,求他出兵助自己返国,答应事成之后,将晋国河西的五座城池划归秦国。秦穆公正欲与晋国联手共谋中原,既然夷吾都派人来请求出兵,要协助夷吾回国继位,很干脆就答应了。
  
  秦穆公派公孙支带兵辅助夷吾回国,是为晋惠公,时年前650年。晋惠公即位后,重用原忠于自己的亲信,对里克的承诺只字不提。秦将公孙支向晋惠公讨要土地,晋惠公有些舍不得,吕省很生气:“把河西五城划分给秦国,我们自己就所剩无几了!”里克说了句牢骚话:“既是先君打下的江山,当初何必许人呢?”郤芮斥责里克:“你这分明就是讨要自己那一百里封地!”站在一旁的邳郑父担心里克言语过激,便肩膀碰了下里克,里克也知自己口头上有些过分,便住口了。
  
  身死家灭
  
  晋惠公即位后,对权臣里克总是放心不下,担忧自己如奚齐、卓子一样被弑,为了压制里克,在军政要务中多安插自己的亲信,以削弱里克的军权。里克也深感伴君如伴虎,拥立夷吾没有捞到任何好处,反而权利不断被人渗透,深恐朝不保夕。这时候的里克看出了晋惠公的贪婪,甚为后悔,心念重耳,又起废立之心。君臣间的矛盾日益加深。
  
  吕省向晋惠公献策:为了进一步瓦解里克集团,同时为了答复秦穆公,派遣里克的副手邳郑父携带着一些金银珠宝前往秦国作为报答。邳郑父要出行,里克去送别邳郑父,送了一程又一程……
  
  郤芮暗中提醒晋惠公:“里克不怀好意,不满国君夺了他的大权,又不肯给他的封地,早就对主公不满了。邳郑父临走时,他俩又不知在嘀咕什么,其中必定有鬼,不如趁早杀掉,以绝后患!”晋惠公很虚伪的求情:“里克是开国元勋,大功臣,怎么可以杀掉?”郤芮提醒惠公:“里克连杀两君,逼死前相国荀息,罪大恶极,君主念他回国保驾功劳,这是私事,清算他杀君乱政的罪行,才是公事。国君怎能以私利而忘公义呢?”晋惠公沉思片刻,“你看着办吧!”
  
  郤芮早已与里克不和,窥见晋惠公一动杀心,便带领着郤氏亲兵,包围里克家,惠公派人向里克喊话:“若果没有您,我就不能做国君。虽然是这样,可您杀掉了两个国君,逼死了一个大夫,做您的国君,岂不是太难了吗?(微子则不及此。虽然,子弑二君与一大夫,为子君者不亦难乎?)?”英雄末路,里克仰天长叹:“没有奚齐、卓子的被废,君侯您又怎么可能得志呢?想要给别人添加罪名,还怕没有话可说吗?下臣明白了(不有废也,君何以兴?欲加之罪,其无辞乎?臣闻命矣)。”
  
  说完里克拔剑自刎。惠公终于可以暂时歇一口气,然而晋国的内乱并没有因为里克的死而彻底平息。先去秦国的邳郑父提醒秦穆公:“吕省、郤芮、郤称都不同意给秦国土地。我回国后,秦伯你用厚礼招郤芮他们到秦国来,我与里克在晋国举事,废掉惠公,秦伯你再让重耳回国即位,大事成矣!”这一年冬天,秦穆公派冷至去晋国回聘,并向吕省等赠送彩礼,并召请他们三人。郤芮看出了这是秦穆公的阴谋,于是鼓动晋惠公杀掉邳郑父、祁举与七个舆大夫,一举铲除里克余党。晋惠公因此屠杀群臣,固然在一定程度稳固了统治,却也弄得晋国人心惶惶,朝中人人自危。惠公深知自己只是重耳的替补,至少在里克看来就是如此,只要重耳还在,他的江山就坐不稳。
相关文章推荐:
  • 伯里克利与雅典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荐
    • 《赵氏孤儿》的故事起源

      继2010年陈凯歌电影版《赵氏孤儿》后,电视剧版的《赵氏孤儿案》日前也在央视1套热播...

    • 孟母三迁的故事

      孟子的母亲和陶侃的母亲、欧阳修的母亲、岳飞的母亲一起被民众认为是我国古代四大名母...